朱红鸟居之彼方

十月份的车祸现场,重修了一遍给写完整了。

ABO.不上床,了解了自己实在不擅长写车的事情,现在是彻头彻尾的耍流氓只有肉渣了……

一个帅气的太宰先生帮忙做了外链……

http://wx1.sinaimg.cn/large/69662cc4ly1fdqedqni13j20c88io46n.jpg

这个月分享下表情包好了……厚着脸皮不打tag求推荐…

太宰龙之介,中原龙之介,中岛龙之介,和芥川龙之介

cp向严重,ooc严重,情节妄想严重。
想法来源于一张三个芥川的同人图……


从前有四个芥川龙之介。他们被太宰治捡回港口黑手党,每天都在努力的训练。
他们有工作就杀杀人打打架,没工作就写写报告看看书。他们一起找过自杀的太宰,缠着中也做过体术训练,同仇敌忾群殴过人虎,还拯救过横滨。
后来?
后来他们一个随了太宰治,一个随了中原中也,一个随了中岛敦,还有一个至今孑然一身。

 

1. 喝酒的场合

太宰龙之介掩着唇角,并不伸手去接,他看看四周,太宰治被众人环绕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,接收到求助目光只是勾起唇角,笑眯眯的冲他扬了扬手里的酒杯打了个招呼。
心神领会视线归位,终于缓缓开口,
“非常抱歉,鄙人今日并未得到饮酒的许可。”


中原龙之介盯着酒杯一会儿,便伸手去接。“那么鄙人恭敬不如……”“恭敬个屁!”
他的手中一空,酒杯便被突然出现的中原中也夺走,仰脖喉头滚动一杯酒就下肚。酒杯被重重放回桌面,冰块与玻璃相撞发出脆响。中原中也一挑眉,危险的眯起眼裂开一个威胁性的笑容
“芥川那家伙不能喝酒,你不会是不知道吧?”


中岛龙之介接过酒杯,转手就塞进了身后一脸茫然的中岛敦手里。他转头扬眉睨了眼递酒之人,转身就往人少的角落走,“您慷慨赠与的酒,鄙人家中的那只小老虎颇为喜欢。”
中岛敦握着酒杯茫然的与人对视一眼,如梦初醒的匆忙鞠了一躬,才跟上芥川的背影,“失礼了!”


芥川龙之介垂着眼侧过身子,避开递到面前的酒杯,掩唇冷淡开口“鄙人并不碰酒精饮品。还请原谅。”


============
这篇是太芥,中芥,和敦芥。是我一个人憋出来的…

想招分别吃太芥中芥敦芥,以及其它芥川中心cp的人联文继续写下去…

有兴趣请留!我们扩个企鹅建个群,有了梗就一起写段子,然后把大家的段子凑在一块儿发吧!

当然,段子不一定是各自分散的,因为我想芥川们之间,也是可以有互动的……

 

无聊做的年末整理什么的…

不会画画的人沉迷芥芥的这半年里胡乱涂的一些东西。魔性,有人拿去当头像当表情的话会超级高兴。
1.太宰先生给您蟹肉棒您下来好不好
2.委屈的芥川君再也不要和太宰先生说话了,圣诞ver
3.看书笔记做一半的划水
4.委屈的芥川君再也不要和太宰先生说话了,普通ver
5.太宰先生!太宰先生!芥川他掉坑里了!
6.长出兽耳与尾巴的鄙人依旧是港黑恶犬
7.今天的芥川君也在奉命捣蛋。
8.芥川你头上掉了叶子,我帮你……不还是放着吧,挺可爱的。

【太芥·百物语】(二十六)树种

//不知所云一篇

//原谅我写作实力相比大家水平差太多……

 

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罗生门作为他的异能力,在觉醒后就鲜少离开过他的身体。他在哪里,罗生门就在哪里,以至于罗生门已成为

他的代名词。
可以这样说,芥川龙之介与他的罗生门是一体的。
芥川的身体一直不好。除了生长在贫民区风餐露宿外,还有一个只有他和妹妹知道的原因。
罗生门,在芥川身体上扎下了根。那件破旧的黑色外套,与他的后背紧紧联系在一起,若是试图将其脱下,将

会承受身体撕裂般的痛苦。
罗生门是他最强大的武器,也是他最致命的弱点。
伴随着每一次使用,芥川的生命力都会被抽取。
自己的时间大抵是不多了。他这样想着。

情况在遇见太宰后不一样了。被人间失格触碰的一切异能力都会消失,包括罗生门,包括罗生门深深扎入芥川

体内的根。
被捡回去后,一段时间不被使用人间失格,根系就会渐渐长回来。好在隔三差五那两人就会做一些对战训练,

罗生门就再也没有像之前那样脱不下的情况。
没有必要告诉太宰先生,芥川如此判断。
充足的营养和不再作乱的异能副作用让他渐渐身体结实起来。

但是情况在太宰离开后不一样了。
失去抑制因素,他的异能不消两年就回到了刚被太宰捡到时的状态。根系越来越深入,几乎占领了全身。每次使用异能都带来蚂蚁噬咬般的疼痛。

后来,到了即使被人间失格,撑开的缝隙也无法填补的程度。
再后来,他的体内几乎全是空洞。
“异能力,人间失格”——
更后来,太宰治抱着唯一的弟子消失在了世人眼中。究竟去了哪里,恐怕没有人知道了。

 

 

【太芥·百物语】(二十二)死相面具

//不知所云一篇

//刀
//原谅我写作实力相比大家水平差太多……

 


除夕。
这次的暗杀对象会在今夜的庙会上出现。收到情报太宰治甩手把手机丢给身后跟随的芥川龙之介。
那是来自首领的命令简讯,令人处理生意上的竞争对手,并附带了目标电子照片一张。
“那就去咯”
太宰耸耸肩膀无所谓的说。
出门之前天空还下着小雪,着完装准备出发的时候,已经停了。
穿着应景的和服走在热闹的祭典上,完全融入了大世界。好像并不是港口黑手党的走狗,只是相约出来逛庙会的友人。
“芥川君,这个是死相面具,带上就能看见自己的死亡呢。”
太宰治拿着刚买下的面具盖在脸上,透过眼睛的镂空看着芥川。
“怎么样,是不是非常浪漫?”
芥川的脸上毫无表情。安安静静的注视着他。
无趣的反应。太宰失去兴趣将面具放下,一把按在了芥川脸上转过身就走。
芥川将面具拿在手中翻过来面对自己。
他看见了自己的死相。
那是一张苍白又满是擦伤和黑色焦污的脸,嘴角微微翘起,意外的在笑。他怔怔的看着,这不是现在的芥川所拥有的表情。

情报有误。
对方被二人一左一右逼到走投无路一把扒开自己的外衣。他心里就是咯噔一声。那人竟然还在身上绑了炸弹。
对方持有炸弹这一点,连情报组都没有察觉。
来不及了,炸弹已经爆开,即使是太宰先生也无法再这种情况下安然逃脱吧。

“芥川,你觉得找到活着的意义了吗?”

“我不知道,先生。”
“如我一般的弱者,并没有生存的意义”
“但是终有一天我会比任何人都要强,获得足够的战果得到老师的认可。”
“有意义的生,有贡献的死。”
“我所求的生存意义不过如此。”

"空间断绝!!"
他爆发出最大潜力,不是在自己面前,而是在太宰先生的面前使出了训练中成功率不过两三成的新技能。
然后几人所在空间就被火光热浪淹没,伴随着巨响,连不远处祭典的地面都震动起来。

他看见了自己直属手下的死相。
那是一张苍白又满是擦伤和黑色焦污的脸,嘴角微微翘起,意外的在笑。他怔怔的看着,这不是曾经的芥川所拥有的表情。

【太芥·百物语】(十八)信

//不知所云一篇
//原谅我写作实力相比大家水平差太多……

 

“啊,好无聊。”
太宰治躺在院落的藤椅上,享受着红叶与凉爽的秋风。微微摇摆无趣的望着天空。
“连蛞蝓都来过几封,虽然都是不知所云的废话就是了。”
想到受到自己的恶搞回信的中原中也会有什么反应,太宰不由的咧了咧嘴。
“倒是那个没用的下属。这么多年连封信都没有。”
自言自语至此。他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一动不动的靠在椅背上,只是静静的望着虚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在邮局出售邮票信封的柜台任职时,有一个引起我注意的男人。
这个男人的名字叫芥川龙之介。
他将手中信封涂上浆糊贴上邮票,熟练的写上收信人信息投入邮筒。
他的字很好看。
他信封上收信人一栏永远写着“太宰治”三个字。
带着毛线帽,穿着棉质的老式和服一副极为普通的中年打扮。引起我注意的是他的头发。漆黑的一头短发唯有尾部发白。
他每隔一两周就会来寄一次信,这我是知道的。
而他从未收过回信。我也是知道的。

这在我们邮局核心人员中不是秘密。
这里,是一只妖怪的地盘。
我们的业绩一直在附近垫底也是这个原因。明知如此,却谁也不敢动它。也曾请过附近有名的阴阳先生,他也无能为力。好在这妖怪并不害人,只不过隔三差五就会吃一些信件罢了。托福收到信件丢失的申诉也是常有的事情。这也是听那先生说的。前阵那位先生又来了一次,摇头说恐怕是胃口被养刁了。现在的那妖怪啊,只吃好吃的了。
我好奇问他,说信件哪能有好吃难吃之分啊。答曰妖由感情所化。赋予浓重感情的,自然对它来说就是滋养之物。
这事儿我可是谁都没告诉过。
其实啊。我可是看见了。
每次那个男人将信投入邮筒,透过入口以我的角度,能看见微微发着红光的怪物躲在筒中,迫不及待的伸出长长的舌头接住他的信件卷入腹中呢。
若不是此时作为谈资,与你们交换怪谈所用,恐怕我会把这故事烂在肚子里,一直带进棺材吧。

 

【太芥·百物语】(十五)言灵

//不知所云一篇
//ed画面出没。
//原谅我写作实力相比大家水平差太多……

 

芥川龙之介曾经得过一种奇怪的病。
说是病。其实不然。只是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真。
没人知道他这病是如何患上,何时沾染的。

望着墙上挂着的时钟,芥川皱了皱眉,“太宰先生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,难道又入水了么。”
数公里外摇头晃脑哼着歌儿,两眼盯在游戏机中,从桥上走过,正准备回去休息的太宰治,脚底一滑噗通落进河里。
落下的前一瞬间他脑袋里出现的念头的“啊,游戏机要进水了。”

坐在桌上写着将要上交给首领的报告书,思绪却跑远了。“中原前辈一直和太宰先生不对盘,此次出行可不要在任务中打起来。”
最后一个敌人倒下,旋转指间的黑色手枪,太宰治意气风发回过头,“哟中也,……”,尚未说完手中枪械一个走火,砰的一声子弹打在中原中也帽子上,帽檐破开一个洞,装饰性质的细铁链也断裂了。
“你这个……”中原中也浑身升腾起惊人的战意,怒火中烧的朝着太宰治一拳挥去。“魂淡青花鱼!!!”

他们两人是最大受害者。除此之外樋口,银,黑蜥蜴的众人,下属,甚至爱丽丝,首领。无一不中过招。

太宰治终于忍无可忍,想尽一切办法终于治好了芥川龙之介这个怪病。
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,但是那个男人可是太宰治,总是会有办法的吧。
那之后确实过了一段让人松了一口气的时光。


……。
“人虎,我已经没打算让你活着回去。”
这是芥川龙之介这一生最后悔治好了病的时候……

 

 

【太芥·百物语】(十二)______


//不知所云一篇
//ed画面出没。
//原谅我写作实力相比大家水平差太多……

 

这是芥川龙之介第三次遇见这种情况。

明明面前是什么也没有的空间,却如同有一面看不见的墙一样挡在面前。即使使用异能力去破坏也打不破,浮到半空也越不过,绕路也无法走出。

第一次遇见的时候,他看见了他的上司兼老师,太宰治。
此时的芥川带着任务上的事情正要寻太宰报告,却被看不见的物体拦在巷中。眼看着太宰治与中原二人谈笑打闹着一路离开视线范围外,烦躁的催动异能发起攻击却如何也无法脱离,甚至不能对身边任何物体造成丝毫伤害。尚未成熟的他固执的持续攻击,直到力气用尽靠着墙不知不觉睡去。

第二次遇见的时候,他看见了他曾经的上司兼老师,太宰治。
对面天桥上车来车往带起灰尘,呼吸道受到刺激掩唇轻咳,大型货车发出嗡嗡的噪声,即使没有靠近也仿佛有汽油味的刺鼻热气扑面而来。
太宰治与人虎并排而立,他们站在十字路口后的人行道前。
芥川龙之介瞳孔一缩。太宰的手缓缓上抬,最后按在了人虎发顶。
芥川龙之介攥紧了拳。
人虎,我一定会杀了你……

而这次遇见时,他没有看见太宰治。
芥川并不意外。若是见到太宰才是出乎意料吧。
他面无表情的攻击墙面底部破去此壁,收回异能默默离开。
一枚纤细的菊花花瓣从他发间飘下。